第230章 叛变人类大蛇丸,陷入绝境自来也...(求月票)
书名:人在火影,开局一座静灵庭 作者:坟头老树 本章字数:2548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0 14:03:02

大蛇丸依旧低抵着头颅,脑袋安静的贴着餐盘,双眸微睁只露出一丝缝隙,君麻吕刀鞭缠着大蛇丸的脖颈,不发一言的站着,心里面七上八下,不清楚现在应当是带着大蛇丸搏命逃亡,还是继续干杵着演戏。

君麻吕哪怕再信任大蛇丸的智商,现在也隐约察觉到大蛇丸这次可能是玩脱了,但....大蛇丸在这里闭目等死,该做如何解读呢?

君麻吕脑内迷茫,面色僵硬惨白,握住脊椎骨柄的五指不自觉的松了又握,握了又松。

自来也疯狂急奔,脚下的阶梯石板崩碎,身体便腾空而起恍如大蛤蟆从井底跃上天空,嘴里的嘶吼如同最刺耳的聒噪,至少在大蛇丸耳朵中听来是如此的。

黑死牟双腿肌肉虬结绷直,恍似根根弹簧压缩,脚下只一步,地面就炸出一个深坑,身形若鬼魅呼啸,瞬间横栏在自来也身前,狞声道:“打扰到无惨大人用餐,人类,你该死!”

阴森的鬼气爆发,高鬃长发的绳结崩断,一头黑色长发如月轮般分叉在背后狂舞。

月之呼吸·七之型·厄镜·月映!

黑死牟抽刀朝前瞬劈,刀刃流转月光顿时分裂成五道扇形冲击,撕裂地面空气笔直的斩向自来也。

“好诡异的刀术!”

自来也眼皮一跳,就见五道笔直的斩波,宛如翻滚的波浪撕扯开地面,高高隆起十数米高,笔直却快若闪电,只一瞬间就逼至眼前。

凛冽的杀机刺的面皮生疼,自来也双足踏地,双手飞速结印,地面刹那间隆凸起一道厚重的土墙石壁。

咔嚓!

土墙上浮出五道裂纹,冲击斩波撕裂石壁,余势不减的劈断再不斩,破裂开的尸体在半空中炸成白烟。

黑死牟面色不变,六目写轮眼幽幽的旋转着,脚下地面忽然炸开,伸出一条手臂,拽住黑死牟将其狠狠拽扯入地面。

自来也一跃而出,扭腰旋胯,脚背绷直如刀削过黑死牟的脑袋,却发出铿的碰撞声。

几缕碎发被削断掉落,自来也痛嚎一声,感觉肉脚似乎踢到了铁石板上,小脚趾都骨折断裂,鲜红的血湿润鞋袜。

自来也心头惊骇,却顾不得许多,身子原地转圈,口中一团油焰就喷射而出,君麻吕瞳孔微缩,猛然抽卷撤掉大蛇丸脖颈上的刀鞭,脊椎绷直化作大枪狂舞,上面的根根倒刺如枪缨般旋转。

油焰被骨枪搅碎,点点火焰炸开,掉落在地面上,君麻吕斜瞥了一眼缓缓站起身僵立不动的大蛇丸,心头瞬间有了计较,脚下顿时一踩踏出,骨枪上耀出黑色雷弧,直捅向自来也的胸膛。

铛!

自来也脚下一错,身体倒旋,满头白发蜿蜒生长,根根如金属钢针将其身体围拢保护。

骨枪和无数针尖摩擦,发出炫目的火花,然后,君麻吕手腕一拧,骨枪炸开雷光,无数森白针尖被电成焦黑色。

自来也闷哼一声,黑白相间的乱发狂舞,钩缠住骨枪,宛如蟒蛇绞缠猎物般,恐怖骇人的力量将骨枪绞断,自来也乱发倒卷,无数骨头碎刃弹飞。

噗噗噗噗....

地面被射成筛子,台阶两侧的枯树断裂,君麻吕半边身体扎满骨头茬子,餐桌上的精美盘子都被打碎,哗啦啦的铺满白色的桌布上。

鬼舞辻无惨坐在椅子上不动,一条臂膀化作无数狰狞的肉筋镰刀,无声无息的将骨碎弹片削成齑粉,另一条手臂则轻转着红酒杯,身体半是狰狞半是优雅,脸上始终是淡漠冰冷的微笑,眼瞳内流转着晦涩阴暗的光,像是漆黑的天幕望不到深底。

“好恐怖的压迫感!”

“但就是如此骇人可怖的物种,在未来,面对天幕背后降临的虚夜宫时,依旧宛如蝼蚁般孱弱,一摁就死了!”

自来也一想到未来那惊悚如深渊的画面,顿时就觉得,鬼舞辻无惨也没甚可怕了,于天空的恐怖而言,大家都是地上爬的蝼蚁,谁还有必要怕谁吗?

这可能就叫做事物辩证的两面性,天空背面的深邃恐怖,虽然让自来也绝望惊恐,但也让他在面对鬼时无端生出许多勇气和自信来。

哪怕,

未来,

人类在鬼面前也是劣势的!

但,

这一次会注定不同!

自来也脑海中突然转过一些杂念,但看着鬼舞辻无惨坐在椅子上未动,心头还是长长的舒出一口气,然后目眦欲裂的看向君麻吕身后的大蛇丸,怒吼道:“逃啊,大蛇丸,你发什么呆?”

却是大蛇丸脱离了餐盘,脑袋和脖颈恢复自由,竟一不攻击身前的鬼,二不逃跑,只是呆呆的站在餐桌旁一动不动,像是一具失了魂儿的蛇蜕似的,杵在原地。

自来也心头狂怒,继而瞳孔收缩,迎上大蛇丸复杂中带着一丝羞恼,羞恼中带着一丝愧疚的琥珀色竖瞳。

“.....”大蛇丸收回眼神避开。

“.....”自来也好似懂了,又好似没懂,一刹那有点恍神,呆若木鸡般站在原地。

嘭!

地面炸碎,黑死牟脱困而出,碎石乱溅中,一条腿直立踢起,在半空旋转崩紧,裤腿上虬结的肌肉如钢索般纠缠,发出弹簧绞索的响声。

自来也猛然回神,鼻息中嗅到了死亡扑面而来的气息,双臂连忙收拢挡在胸口,黑白电糊烧焦的头发罩下来。

嘭!

狰狞的倒刺扎穿黑死牟的脚背,黑血喷溅洒在自来也的头发上,后者则如同一颗炮弹,沉重的倒飞而出,从空中划出一道呼啸的抛物线,直接掉砸在石阶底部,砸出一个深陷的坑。

自来也口中咳出血液,感觉双臂骨头都震裂了,头发也大片脱落,撕裂扯坏头皮,火辣辣的疼痛,他艰难无比的从地上爬起来,入目所见的是一个个被裹缠成蛛茧的人,正被一根根针管注入推射进漆黑的血液。

那些人脸上暴凸其狰狞的血管,身体从内而外散发出诡异的黑烟,似乎正在经受某种剧烈的疼痛和改造。

一个根部的忍者眼球陡然炸裂,整张脸扭曲变形,好似变成一个肉瘤在增长膨胀,然后炸开成一滩黑水;

另一个雾隐暗部的忍者喉咙中发出凄厉的不教嘶嚎,浑身背部朝外凸起,似乎也随时都会炸碎一样....

“这是在....”自来也内心悚然,心头冒出一个惊悚至极的猜测,余光中瞥见不远处胸膛凹陷的照美冥,浑身同样散发出黑烟,但显然承受住了这种毫无人性的改造,胸口的碎骨烂肉正在愈合,眼瞳中某种诡异的字体正在幽然浮现出来。

“原来,这就是人转化为鬼的过程啊!”

“所以,我一路上都误会照美冥了!”

“她是人,不是鬼啊!”

“但,现在...她真的是鬼了!”

自来也艰难的站立直身体,看着同样站起身,眼中朝自己流露出森然恶意的照美冥,嘴角不由的抽搐两下.....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